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
凤凰无双txt:57.第 57 章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媚者无疆txt下载 www.9c6.com.cn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亲们防盗系统已打开, 低于百分之五十订阅,四十八小时再看么么哒

    曹志去刘秀珍家偷盗的事,曹顺自然知道, 他从曹玲的口中得知,刘秀珍本来已经收了自家赔偿的十块钱, 可是后来却又退了回来。他便猜出,苏家姐弟里面有厉害的人物, 今天苏雅忽然造访, 他就断定, 衡量其中厉害,退钱回来的肯定就是面前这个姑娘了。

    曹顺的目光犀利寒冽,可苏雅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 在他这样的注视下, 还面不改色,笑容依旧甜美,不禁让曹顺刮目相看, 开口沉声说道:“小玲, 请客人到上屋来坐?!?br />
    曹玲有些惊讶,曹家的上屋可不是谁都随便进的,就是她这个嫁出去的姑娘回来,轻易也不能进上屋。如今自家大哥,却郑重的邀请苏雅去正屋, 曹玲有些意外, 愣怔间, 苏雅却已经举步走进了房间。曹玲慌忙把手里的卤汤交给曹母,自己也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屋后墙摆放着一个崭新的条几,没有刷漆,还是本来的原木色,在灯光下白花花的。墙壁上是八扇水墨画,占满了整幅墙壁,条几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座钟,打铃的铜片嘀嗒嘀嗒的左右摆动着。

    正厅中央摆放着一张桌子,还有几把椅子,曹顺已经走了回来,坐在桌前的椅子上,面前摆放着一瓶散装的白酒,还有一碟花生米。

    曹家还真是有本事,刚刚分田到户才两年的时间,就翻盖了房子。家里的家具也都是崭新的,生活水平看起来也很好,怪不得那么嚣张。

    苏雅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圈,便淡定的在曹顺的对面坐了下来,对于娘家的富足,曹玲很是骄傲。别人到了曹家,都是忍不住羡慕夸奖一番,苏雅却是司空见惯一般,没有丝毫羡慕眼气的神色。坐下的时候,还嫌弃的摸了一把凳子,好似在看有没有灰尘一样。

    曹玲黑了脸,但有大哥曹顺在,她也不敢造次,就乖乖的在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虽然请苏雅进正屋说话,但苏雅走进房间,曹顺却没有搭理她,而是自顾自的去喝酒。

    苏雅也不介意,打开手中的胡叶放到了他的面前,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来的正好,大舅喝酒,我正好带了下酒菜过来,这是麻辣海虾,您尝尝?!彼昭潘底?,还亲手给剥了两个,剥好后就把白亮亮的虾仁放在他面前的胡叶上。

    曹顺很聪明,不用教,只是看苏雅剥了两个,就依葫芦画瓢的自己剥着吃,一边喝干了杯中的酒,才缓缓地开口问道:“你来我们家做什么,总不会是专程给我送下酒菜的吧?!?br />
    “哦,本来呐是想送些卤肉给大舅的,但是我们家的条件,您也知道实在是有些艰难。我就送了些卤汤过来,大舅买些肉,直接放进去,添点盐就可以做出卤肉了?!?br />
    曹顺有些意外的偏头看着苏雅一眼,便开口道:“小玲啊,厨房里刚好还有一块新买的肉,你就去照着苏雅教的做,一会给我下酒?!?br />
    曹玲虽然脑子不太好使,可此时也看出曹顺这是要赶她出去,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也不敢违逆,只得起身去厨房烧火煮肉??蓟褂行┎桓咝?,可是卤汤烧热,把肉洗净放进去,地锅烧火快,不一会那香味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曹玲闻着那香味垂涎欲滴,就把苏雅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一心一意的烧火,想要赶紧煮熟了好开吃。她的侄女侄子闻到香味,也一起都跑到了厨房,等着吃。

    那香味实在浓香诱人,几人等的心急火燎,不停的拿筷子去扎,能扎透便大叫熟了。

    曹玲把肉捞出来,凉了一会,便细细的切成片,端到上屋去,中途自然也不忘往自己嘴里塞。

    刚才她从正屋里出去的时候,两人的气氛还剑拔弩张的,现在倒是一片和谐。见到一向阴沉奸诈的大哥,此时谈笑风生的和苏雅说话,曹玲吃惊的手一抖,险些把手中的盘子扔了。

    曹顺脸上和颜悦色的,但是看向她的目光却还是冰冷的,曹玲这才冷静下来。这还是她大哥,没有换人,她小心翼翼的把盘子端过去,放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卤肉的颜色红亮亮的,曹玲切的很仔细,整整齐齐的排放着,看起来很是诱人。

    因为是刚刚出锅的,香气更加浓郁,曹顺忍不住拿起筷子,尝了一口卤肉后,更是赞不绝口。他们曹家虽然富足,但也没有吃过这么香的卤肉,还有滋味香辣的海虾。

    曹顺脸上戒备的神色终是完全褪去,苏雅要走的时候,曹顺还送出了屋子,站在门口叫喊着,让自家媳妇给装点花生,让苏雅带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些花生不是要留做种子的吗?平时你连孩子们都不让吃,现在倒舍得要给一个外人?!?br />
    曹玲顿时又有些嫉妒了,她回娘家都没这待遇,那些花生她想吃,大哥都不允许,现在倒要给苏雅??墒遣宦鬯趺幢г?,曹顺却不理睬她,指示自己的媳妇赶紧去拿。

    曹顺的媳妇也不舍得,但当家的发了话,她却不敢反对,连忙去屋里挖了一大瓢的花生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雅没有拒绝,曹顺明显是在试探她的态度,钱拒绝就算了,东西要再拒绝,就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她就道了谢,和曹家的人告别后就回去了,刘秀珍见她拿了这么多花生回来,一问还是曹家给的就有些惊讶了:“曹家可是有名的铁公鸡,一毛不拔,怎么舍得给了你这么多的花生,这可都是上好的花生种啊?!?br />
    苏雅笑着把手中装满了花生的瓢递给了她:“那你就收好了,回头咱们也种点花生?!?br />
    刘秀珍迟疑的接过了瓢,有些担忧的道:“但曹家的东西,我拿着总是有些担心?!?br />
    “没事,以后曹家不会再欺负咱们家了?!?br />
    眼看天越来越热,这生意是做不下去了,自己要去造船厂打工,那家里的一切自然要打理的妥妥当当的,清理了曹玲和曹家的隐患,别的就凭刘秀珍应该能应付得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家子起了个大早,刘秀珍和苏娥打杂,苏雅和苏浩把吐了一夜泥沙的海虾,清洗干净了,按照昨天的实验出来的办法做熟了,便装进篮子里匆匆上路。

    五月底,大清早起来,阳光已经热辣辣的,苏雅和苏浩就各自带着草帽。他们姐弟两个每次去都占着固定的位置,好多都成熟客了,经常来买卤肉吃的那个工人今天来的很早。

    看见篮子里的卤肉变成了虾,还有些意外:“小姑娘,你们怎么不做卤肉了?!?br />
    苏雅笑着解释:“大叔,天热了,卤肉放不住,就改做虾了,这是麻辣海虾也很好吃的,你尝尝?!?br />
    这个工人显然也是个吃货,贪嘴喜欢吃新鲜的东西,麻辣海虾虽然没有卤肉那么香,但鲜嫩香辣,也很好吃。

    他问了价格,就又称了两斤,麻辣海虾,苏雅还是定价五毛钱一斤,给那工人装好后,还教他怎么剥虾壳,引得众人围观。

    红鲜鲜的海虾,亮晶晶的,里面还夹杂了鲜红的辣椒,吃起来鲜嫩味美。只是第一次卖,不如卤肉那么畅销,等到中午的时候,还剩下了几斤。

    苏浩只得装起来准备拿回去,苏雅却有些忧愁的道:“天气太热,这些拿回去就坏掉了?!?br />
    这样一说,苏浩也开始担心起来,不过一会,苏雅就展颜笑道:“跟我来?!?br />
    姐弟两个提着篮子来到了一家国营饭店的门口,饭店只有一间狭窄的门帘,大门的匾额上写着国营向前饭店。左侧的墙壁上写着艰苦奋斗,右侧写着自力更生,很有时代气息。

    苏浩还有些怯生生的不敢进,苏雅却是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,门帘虽然只有一间,但很深。中间隔开,后面是厨房,前面就是餐厅了。

    还没到十二点,前来进餐的人不多,苏雅就径直走到了房间间隔的地方。间隔用的只是一堵石砖垒的高台,厨房里面的情况看到清清楚楚,大师傅正在做菜,还有两个在摘菜洗菜。

    看见苏雅姐弟过来,其中一个过来招呼:“你们两个要吃什么???”

    “我一路从海边走回来,热的?!?br />
    前两天,苏雅落水发烧,身上没有一点力气,现在明显好多了,只是因为走了很远的路,所以有点热。

    刘秀珍不满的瘪嘴:“你这丫头就是不听话,不舒服就好好躺着,又跑到海边干什么。家里现在有吃的了,你就不要再冒险下海去,这些东西腥死了,有什么好吃啊,啊呸,呸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苏爸爸早逝,所以老苏家对于死字很忌讳,这次苏雅落水险些溺死。刘秀珍勒令全家都不许说死字,现在自己倒说了出来,怕给闺女带来晦气,接连的呸了三口。

    苏雅却是完全不在意:“我一会做好了,你就知道多好吃了?!?br />
    这时海鲜还没有盛行,因为没有什么佐料,也不会处理和烹制海鲜。加上运输不便,只有螃蟹和虾,鱼类比较受欢迎,这些鲜贝类和海蛎子什么的却是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海边的渔民大多下海去打捞鱼,有饿的很了也会去捡拾这些贝类,只是不会收拾,做出来腥味很重。

    海边的渔民大多下海去打捞鱼,有饿的很了也会去捡拾这些贝类,只是不会收拾,做出来腥味很重。

    刘秀珍还是有些不放心:“你真没事了?!?br />
    苏雅还没有答话,二姐苏娥却已经从厨房跑了出来:“妈,妹妹都在家歇几天了,既然她要做饭,你就给她个机会吗?这几天,我可累坏了,我去歇一会?!?br />
    苏娥性格啰嗦爱计较,小时候可没少欺负妹妹,此时苏雅的记忆都冒了出来。现在妹妹落水刚好,她就想要偷懒,把做饭的活扔给自己,苏雅顿时不干了,便装作懊悔的样子道:“我应该装作有事的样子,躺床上再偷懒两天?!?br />
    刘秀珍气的扬起手就打她,手高高扬起轻轻落下。苏雅却惊天动地的叫唤,惹的刘秀珍发笑,追着她打:“你个臭丫头,还学会装模作样了啊,看我不打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秀珍的巴掌落在身上跟挠痒痒似的,苏雅确切的感受到了什么是,打是亲骂是爱了,也深刻的感受到什么是亲情,也不躲避,只笑着和她周旋。

    苏娥还在旁边火上浇油的叫喊助阵,一家子正笑闹的时候,低矮的墙头上忽然露出了一个人头。

    虽然圣井村距离海边很远,但也经常刮风,地基和院墙都是石头垒的,低矮但很是坚固。

    隔壁邻居王婶就趴在墙头上,一边纳鞋底子,一边撇嘴讥笑:“又打闺女呐,小雅落水好不容易讨个活命,你这做娘的真狠心,还打她?!?br />
    王婶叫王桂枝,和刘秀珍前后脚嫁到了圣井村,两人邻居多年,免不了经常攀比,摩擦不断,如今听见动静又在墙头那边冷嘲热讽的。

    见到她,刘秀珍慌忙拉了拉衣襟,把有补丁的一角拉到了后面。今天下地,她换了一身旧衣服,深蓝色的偏襟盘扣上衣,深蓝色的裤子,上面都是补丁,怕王桂枝看见了笑话。刘秀珍慌忙把衣襟上的补丁藏了起来,可是裤子上的就掖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此刻她也顾不得了,停住手没好气的道:“我那有打孩子,你别胡说八道?!?br />
    王桂枝提高了声音,笑道:“哎吆,莫非是我看走眼了,你是在给闺女挠痒痒呐?!?br />
    刘秀珍的动作,苏雅自然看的清清楚楚,不禁一阵心酸,便抱住她的手臂笑眯眯的道:“王婶,我妈就是给我挠痒痒的,她怎么舍得打我,怕我身子不舒服,都不舍得让我下地呐?!?br />
    王桂枝挑眉:“你就护着这个糊涂娘吧,你这孩子烧了两天了,身子肯定没什么力气,嗯,婶子蒸的窝窝,你先吃两个垫垫?!彼底?,把手绢包的两个窝窝头放在了院墙上。

    苏雅有些看不懂两人,明明整天斗的乌眼鸡似的,但老苏家有什么事,王桂枝却是跑的最快的。家里的孩子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,王桂枝比刘秀珍都紧张,经常骂她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孩子。两人整天吵的不可开交,但有什么事,王桂枝却还是毫不犹豫的跑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苏雅看着母亲,等着她示下,老苏家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,什么事都听刘秀珍的,她没发话,苏雅是不敢去接窝窝头的。

    刘秀珍裂开嘴,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来:“接着,不拿白不拿?!?br />
    苏雅听话的走过去,接过了窝窝头,给王桂枝道谢。这年头,缺吃少穿的,窝窝头平常也是吃不到的。

    王桂枝把窝窝递给苏雅,手绢甩了甩又装了起来,一边不满的撇嘴道:“我是心疼孩子,要是换了你落水,饿死我也不管你?!?br />
    刘秀珍不甘示弱:“我饿死也不会吃你家的东西?!?br />
    两人又开始了每天例行的唇枪舌剑,互相攻击,苏雅叹气:“妈,我饿了?!?br />
    一句话成功的打断了两人,刘秀珍还没来得及说话,王桂枝却抢先道:“你妈就是个糊涂虫,不会照顾孩子。孩子都病了好几天,也不舍得做点好吃的,整天抠死抠活的,攒着钱做棺材板啊?!?br />
    刘秀珍硬着脖子道:“谁说的,娥,去上屋挖点玉米面?!庇淘チ艘幌掠纸拥溃骸霸偻诎肫鞍酌??!?br />
    苏娥的眼睛顿时亮了:“妈,小雅病刚好,再拿两个鸡蛋给她补补吧?!?br />
    分田到地政策好了,不再限制养殖鸡鸭的数量,刘秀珍就多喂了几只鸡。但攒下的鸡蛋要用来换油盐酱醋的,平时哪里舍得吃,只有家里几个孩子过生日的时候,给煮一个就是大餐了。

    随着她转身的动作,苏雅看清她是在缝棉被,早上,她醒的时候把被子抓破了一个大口子,露着里面的棉花。

    苏娥正在一针一线的缝制,一边埋怨道:“你的身上都长牙了,整天把被子弄破?!?br />
    苏雅在她身边坐下,讪讪的道:“这被面都糟了,一碰就破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轻点,弄坏了,咱家可没钱给你装新被子,冬天你就冻着吧?!?br />
    想想冬天还要盖这么硬,这么薄的被子,苏雅就不寒而栗,不行,要赶紧挣钱,不能让家里的人再受欺负,不能让母亲再劳累,不能把生活的重担都压在苏晨一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雅就一边帮着拿线,一边问道:“二姐,咱家离县城有多远啊?!?br />
    苏娥一边穿针引线,一边思索道:“我也记不太清了,还是小时候跟着咱爹去过一次,反正走好远的路,走的我腿都疼了?!?br />
    苏雅惊讶的挑眉:“要步行去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去,飞着去啊,坐车到县城要五毛钱呐?!?br />
    “就……就没别的办法?!?br />
    苏晨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三十块,可见五毛钱现在还是很值钱的,那客车要五毛钱的车票,路途肯定不会近了,一路走去,苏雅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有啊,刘大驴子每天赶车去县城,一个来回才二毛钱,就这咱妈都不舍得让我去县城玩一趟呐?!?br />
    苏雅屏蔽她埋怨的话,只捡有用的问:“他赶的什么车啊,这么便宜?!?br />
    “架子车呗,用驴拉着,不出什么力气,价钱就便宜。不过他每天要是多拉几个人,也能挣一块多钱呐,除了驴子吃的,也能落块把钱,一个月下来也不老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娥喋喋不休的说着,缝好了就用牙把线咬断,她说的口干舌燥,苏雅却没回话。

    苏娥抬头见她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,还以为她的病没好,就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道:“还是有点烫,你还是再躺一会吧?!彼底牌鹕砝肟?,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回头道:“你可小心点,睡觉的时候不老实,再把被子弄破,我就告诉咱妈,到时候她打你我可不管?!?br />
    苏雅伸长了舌头扮鬼脸,苏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出去了,苏雅却没心思继续去睡,就跑到隔壁王桂枝家陪她唠嗑,暗中打听苏广志和苏明武晚上收工的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王桂枝和自己的母亲不对盘,但苏雅感觉的出,王桂枝心眼不坏,只是嘴毒。见曹玲去自己家抢东西吃,就赶紧跑去找苏广志来给他们一家撑腰,可见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。

    刘秀珍一家,王桂枝最喜欢的就是苏雅,这孩子通透懂事,不管自己和她妈怎么闹,对她还是一如既往。何况中午吃了红枣玉米发糕,她是真的喜欢,见苏雅过来,很是高兴,还把不舍得吃的花生抓了一把给她吃。

    花生可是稀罕东西,但遍尝美食的苏雅自然是看不在眼里,但在八零年代,这真的是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苏雅就适当的表示了感谢,一边和王桂枝唠嗑,一边把花生剥了,把剥干净的花生米装进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王桂枝见了就笑道:“真是个好孩子,从来不吃独食,比你二姐强多了?!?